芥末堆 芥末堆

成都教育,上菜!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成都教育,上菜!

作者:红印儿 发布时间:

摘要:先把日子过起来。

图虫创意-254751836290285587.jpg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芥末堆 红印儿 7月4日报道

说到成都,很多人立刻想起的可能是成都美食:夫妻肺片、伤心凉粉、担担面、钟水饺……实际上,成都的教育也与成都的美食同样丰富多彩。

根据天眼查公开信息,成都市单是注册名称里含有“教育”两字的公司就有近70000家。问对教育智库统计显示,成都市基础教育阶段仅较高端的民办教育品牌超过50个。

过去近一年间,有四家总部位于成都的民办教育集团赴港上市。截至目前,成都市内在港挂牌的民办教育集团数量占整个港股教育板块约三分之一,为全国城市之最。

2018年在成都举办的全国性乃至国际性教育会议达到14个,也就是说平均每个月都有一场话题或涉及国际教育、学前教育、自然教育等多个维度的讨论展开。

这座城市似乎正在成为一座教育领域的“天府之都”,并向外辐射出更多势能。

“成都可能是小微创新教育实践最活跃、体制内外教育互动程度最高、民办教育势头最为强劲、政府作为在教育领域最具创新精神的城市之一。”问对教育智库理事长李勇在第三届LIFE创新峰会上说。 

实际上,成都教育近年来异军突起的过程就像一面镜子,折射出城市文化、地方政策、产业积淀、体制内外互动带给教育发展的复合影响。

不跟风,做精致的务实者

单从创投风向来看,成都的教育公司很容易给人一种“不差钱”的错觉。

成都市近70000家注册名称含有“教育”两字的公司中,只有120家在天眼查上有可查的融资信息。另据IT桔子统计,2018年成都教育行业仅发生12个投融资事件。

屏幕快照 2019-07-03 下午9.46.33.png

IT桔子显示的2018年成都教育行业融资事件

如此的创业生态与成都的文化氛围不无关系。

“成都人比较现实,不喜欢虚头巴脑的东西,搞概念的少,所以发大财的少。” 成都一位体制内从业者张昀说。做概念、圈融资、砸市场、最终收割流量的互联网公司惯常逻辑在成都并不太流行。 

铁皮人科技CEO魏纬在2010年以内容生产者的身份进入移动互联网儿童教育领域,其一系列儿童教育类App四年后积累用户近700万,但铁皮人认为流量生意并不是团队的强项。 

“如果要赚钱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但我们希望布一个更大的局。”魏纬在获得毅达资本2014年的A轮投资后对《成都商报》说。铁皮人随后转向线下,推出小鸡叫叫早教故事机,并在2016年底依靠围绕小鸡叫叫IP的系列软硬件注册送68元体验金实现单季度盈利。

务实的态度也在成都的投资人身上体现出来。 

教育大数据征信平台三眼观学创始人何川接触过不少成都的投资机构,他发现成都本地的资方更倾向于投资已经盈利或者离钱更近的偏传统型项目。“反倒是很多北京、上海、杭州的投资机构主动找过来接洽。” 何川曾告诉铅笔道。

相比于追逐热点、做响名声这样的目标,成都文化更在意的是活在当下。“成都人有一个传统就是小富即安,只要能自给自足、把日子过起来就很好了。”日敦社幼师学院院长张晔说。 

除开经营状况良好的线下培训机构不说,自负盈亏的在线教育公司在成都并不在少数。曾刷爆朋友圈的百词斩与薄荷阅读都来自成都超有爱科技有限公司。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超有爱2017年实现营收1.21亿元,净利润达到3356万元。

另外,成都茶馆文化所酝酿出的闲适特点也与一些教育从业者不慌不忙的创业节奏呼应。 

熊猫博士联合创始人林燕用“有一颗匠人的心”来形容团队对待注册送68元体验金的态度。作为儿童教育类App开发者,熊猫博士团队每周二都会去学校与幼儿园小朋友接触,有时是做注册送68元体验金测试,有时是做课堂观察。成立五年后,熊猫博士注册送68元体验金矩阵内不过三十多款App。 

屏幕快照 2019-06-23 下午10.54.20.png

熊猫博士在苹果应用商店里的App 

“有人曾评价说,我们既是最先锋的,也是最‘佛系’的。”先锋教育学校副校长崔涛说。这所从二十年前萌芽的新型学校在成都至今保持着三十人上下的学生规模,学校自由到可以用玩王者荣耀换学分的地步,几乎从未刻意规划过如何扩张。

“对成都人来说,追求巨大的物质财富可能是不存在的。这是一群活在当下的人,我们不要去做风口上的猪。”张晔说。 

房租与获地利好,产业资源打通 

成本低廉是很多人对成都创业环境的共识,房租低是其中尤其有诱惑力的一项利好。 

位于成都市高新区的天府软件园汇聚着不少互联网创业公司,这个园区为入驻企业提供政策申报、产业社交、工商税务等一系列服务。IT在线教育平台麦子学院就是天府软件园创业场孵化出的项目。 

2012年刚刚创立时,麦子学院连办公场地都负担不起。“我们就向成都高新区申请,在天府软件园负一楼的创业场获得了一间面积有十多平方米的免费房间。”麦子学院创始人张凌华曾对《金融投资报》说。

与麦子学院前后脚入驻天府软件园创业场的App云测试公司TestBird创始人李伟对腾讯科技坦言,成都的创业成本是北上广的一半。TestBird公司总部在成都,并在北京设有办事点,“北京的房租是成都的8-10倍。”

如今,麦子学院和TestBird都已完成B轮融资,天府软件园创业场的孵化场地面积也达到3.5万平方米,累计孵化项目1200余个,超有爱、科幼教育等教育公司都位于其中。

实际上,不少成都的港股上市教育企业也与房地产业颇有渊源。 

“这些集团大多是过去搞房地产、餐饮等实业赚了钱,再转到教育产业来。”张昀说,“教育业务又反过来促进集团的其他板块发展。” 

屏幕快照 2019-07-03 下午9.51.48.png

截至2018年底天立教育自有K12学校在四川的分布情况

去年于港股上市的天立教育从房地产业进入教育领域,创始人罗实早在1999年就提出“地产+教育”模式。“天立的特色是以学校拉动地产,并盘活周边经济。”神州天立教育地产项目总经理田兴国曾对腾讯房产表示。 

2017年,天立教育与四川省德阳市的国家经济开发区成功签约,开启总投资5.3亿元、占地约246亩的德阳天立国际学校项目,由天立教育负责建校和运营。作为与教育之相应的住宅消费,紧邻该学校的保利地产仅2018年上半年销售额便突破8.7亿元。

“房地产+教育”模式的优势还体现在获得建校土地上,这也是上市公司扩大学校网络的生命线之一。

2018年3月,天立教育以80万元/亩的成交价在成都市郫都区红光街道蒋桥村获得约115亩土地,计划建设一所涵盖小学与中学学段的学校。同年7月,该片区另一非教育用地拍卖,起价就超过400万元/亩。

另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成实外教育的出资人四川德瑞最初同样从房地产开发业务起步。今年6月,四川德瑞作价4.76亿元将全资子公司严强房地产的一块约20万平方米土地并入旗下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用于建设大学的实训基地,严强房地产将随之不复存在。 

供给侧多元,公办民办多互动 

在民办K12教育集团之外,成都的各式小微创新教育实践也很丰富。 

成都市锦江区三圣乡密集坐落着三个教育创新机构:日敦社、好奇学校和玄鸟书屋。三家机构虽然彼此距离不到几公里,但却有着完全迥异的教育理念、服务对象和业务内容。 

但凡对成都创新教育有所接触的人几乎都知道日敦社的叶子客厅。这个空间在过去几年里接纳过来自全国各地的创新教育实践者,尤其面向学前教育工作者输出沙龙和培训。 目前,日敦社仍旧经营幼儿园设计业务,单独成立的日敦社幼师学院侧重服务幼教老师。 

屏幕快照 2019-07-03 下午9.55.13.png

好奇学校的户外训练2018手机认证送彩金(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池晓题大作”)

好奇学校的英文名叫作“Curionesty”,由curiosity(好奇)和honesty(诚实)拼接而来。“我们希望学生都诚实地顺着自己的好奇心完成主动性的学习,也希望我们自己的教育探索是始终诚实的。”好奇学校创始人池晓在GET2018教育科技大会上说。

这所全日制的小微创新教育学校在2016年迎来第一批学生,生死学、文明史、经典数学、巴士图书馆项目等都是学生在好奇学校的学习入口。

相比之下,玄鸟书屋将自己定义为一间小私塾,一二十个不同年龄的孩子每日在一块近似于农田的场地上运动、探索自然、诵读经典。这间私塾有一位全职的德国老师,曾在汶川地震期间“一跑成名”的范美忠有时会来兼职教文学。 

张昀对这样并行不悖的教育共生状态并不感到惊讶。“成都的文化比较包容、立体,所以各种教育理念都能有生长空间。另外成都这边家庭的教育诉求也更加多元。”

除了家庭在需求端用脚来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教育模式,成都民办教育的供给一侧也在随着从业人员的流动发生革新。 

根据问对教育智库的不完全统计,许多从成都公立学校离职的知名校长都加入了民办学校。例如,泡桐树小学原校长杨昭涛加盟天立教育集团、棕北小学原校长林家锐辞职后加入万华教育集团、草堂小学原校长蓝继红加入万汇教育集团等。 

“这在客观上促进了民办教育从野蛮生长到高位有序发展。”李勇认为。实际上,自2009年起,成都市还从学校层面采用名校集团化策略来促进教育均衡与公平。 

成都七中教育集团、成都石室中学教育集团、成都树德教中学育集团分别依托成都七中、石室中学和树德中学这三所顶尖公立校成立,加入集团的成员学校超过三十所。到2011年,成师附小万科分校从“母体”成师附小分离,成为成都市名校集团化进程中首个“脱链”成功的案例。

至此,成都的教育生态已经向我们呈现出太多的侧影,但想要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成都教育的特点依然是困难的——这或许正是其特殊之处:丰沛多元、自成一体。

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的第一位外国学生扶霞·邓洛普(Fuchsia Dunlop)曾在《鱼翅与花椒》中用四川美食来作比四川文化:

“对调味的重视让川菜成为自信而生机勃勃的菜系。它不用特别依赖就地取材……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和中国别的地方相比,四川人思想更开放,性格更直率:他们不用担心和外部世界的联系会剥夺自我的身份认同。面对外面的世界,浇上一勺鱼香酱汁,就变成四川的了。”

这似乎也是成都教育的处世之道。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张昀为化名)

1、本文是 芥末堆网原创文章,转载可点击 芥末堆内容合作 了解详情,未经授权拒绝一切形式转载,违者必究;
2、芥末堆不接受通过公关费、车马费等任何形式发布失实文章,只呈现有价值的内容给读者;
3、如果你也从事教育,并希望被芥末堆报道,请您 填写信息告诉我们。
来源: 芥末堆

参与讨论

想知道谁回复了你的留言?登录后即可查看~
总共1条评论

全部讨论

  • 头像

    m_130****8833  77天前

    很有新意,文笔独到。把严肃的教育问题与休闲的成都饮食文化类比,立意新颖,引人入胜。

    (1)

    回复(0)

  • 成都教育,上菜!分享二维码
×
LOGO Close
点击刷新
获取

注册| 忘记密码

笔名:

微信:

微博:

手机:

获取验证码

验证码:

简介:

修改头像
头像

头像
我的文章

填写信息

|
|
|
|
|
| 取消 确定
微信支付

【电脑】请您打开手机微信APP,可选择“扫一扫”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支付;

【手机】长按下方图片,可选择“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pay
请您稍等片刻,付款成功将自动关闭!
支付 有问题请联系电话:010-53695051
微信
购买
博聚网